当前位置:主页>>吉版动态 >>公司动态: 在贾科梅蒂那里,青铜得胜了


在贾科梅蒂那里,青铜得胜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2-11-20 16:47:16     浏览次数:1932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1952年,萨特为《热内全集》的出版鸣锣开道,写了《喜剧演员和殉道者圣热内》一卷长篇序言,顿时使让·热内闻名全世界。

  2010年,一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1960年的雕塑作品《行走的人》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出了1.043亿美元的价格,刷新了单件艺术品拍卖纪录。

  让·热内,这个既是弃儿、窃贼、囚犯、流浪汉、同性恋者,同时又是声名斐然的作家、编剧、导演的传奇天才有着怎样的内心世界?而贾科梅蒂这个超存在主义艺术家,在他那些细瘦又充满莫名美感的青铜雕塑背后又想表达出什么?——这本《贾科梅蒂的画室》能让您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薄薄的小册子里,贾科梅蒂仿佛他那些动感十足的雕像,在热内细腻又诗意的文字中,一点一点丰满。

  毕加索曾说过,这是他所读过的最好的艺术评论。的确,热内用一种意识流的方式,让读者去感知贾科梅蒂的作品,贾科梅蒂本人。书中有大段关于热内和作品凝望触摸感受的描写,透过这些热情又充满想象的文字,再结合书里印刷精良的图片,你会有一种仿佛这些艺术品正在长廊摆放被你参观的错觉。这些伟大的艺术作品就像穿越了空间,通过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传达给你,毫无障碍。

  贾科梅蒂说他的作品并非为未来者和成长者而作,而是将它们敬奉给不计其数的死者,艺术应该如此。他或许同时还在提前感知着每一个生命的死亡,将双手贴近生命最黑暗的深处,在盲中触摸生死交界处的混沌,进行一种临界点的“流浪”。在这个深谷里没有风,每一粒尘埃都有其自主性,但这深谷的宽窄由他来限定。热内看到了这深谷,他更真切地看到那些“人”是怎样从深谷中站立起来的。所以在书中,热内对萨特说:“在贾科梅蒂那里,青铜得胜了。”可能是因为青铜比泥土更显得坚忍吧?

  贾科梅蒂又是矛盾的。“冷漠中交织着畏惧,不时带有赞美,偶尔又怀着崇敬”,而在热内看来,贾科梅蒂更多的时候专注于迷惑。他拒绝了所有人的理解,只承认认同的可能,只是因为有太多的迷惑而显得比一般人更加疏离。“当她们走在街上时,我看她们是妓女,当她们还原成人体站在我面前时,她们就是神。”贾科梅蒂对热内这样说起自己的作品模特。这些“她们”既是陌生的、低贱的,也是亲密的、崇高的,仿佛也是他的朋友。热内感觉到了他的矛盾,他知道贾科梅蒂难以解释自己。所以他最终仅将男女诠释为最基本的性别特征和动作符号,男性人体只需要单纯地迈出一步,女性则毫无动作地站立着。

  “我是孤独的,因而被带入了一种必然性,反对这必然性,您就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只是我所是,我就坚不可摧。是我所是,且毫无保留,我的孤独认出您的孤独。”热内最后以贾科梅蒂这样一段话结束了全篇。读到这里,我被拉回现实:热内本人何尝不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究其一生,热内都是孤独的。与社会格格不入,无法与社会合模。无论是小偷还是作家都无法改变其孤独的本质。他的矛盾或许在于生活内容对自己的否定在道德层面上的拉锯,也或许在于才华背后对自己的否定或肯定的不确定性。贾科梅蒂的那些挣扎,何尝不是他内心的呼声?有时候,人在写着别人,不经意间会更多地映射出那个深藏的自我。也许这篇文艺评论和后面收录的三篇关于伦勃朗和热内走钢丝情人的短文,比那本把最隐秘的部分暴露于天下的《小偷日记》更能反映出一个真实的热内吧?

  合上书,我对自己说:这不只是文艺评论。两个对于我来说显得陌生的灵魂,这时显得有些清晰亲切了。邓颖俐

 

最新评论列表
    评论姓名:   必填
    评论内容:必填
    验证码:必填
     
    
    我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