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图书展示 >>七曜文库: 杀手餐厅

杀手餐厅

作者: (日)平山梦明 著 林青 译

出版社:

出版时间:

ISBN:

开本: 16开

页数:

价格: ¥29.80

内容提要

内容简介   虽然我已经活了三十年,但那时看到的东西我从未看过,听到的东西也从未听过。我看到人慢慢地死去,而且还是用让人看了就想吐的方式,发出呕吐般的苦闷呼喊……这世上真的有让人觉得生不如死的情况!看到那种情形,我打心底觉得死能让人从痛苦中解放出来,只会带来安乐,所以一点都不觉得可怕。我对自己的心脏没突然麻痹感到不可思议,也对迪蒂没发疯感到不可思议。她可是被迫吃下了牛仔……


作者简介   (日)平山梦明,日本最狂放的重血腥作家,享有“超级异形大师”、“地狱超绝技巧师”、“写实怪谈之超级巨星”等各项殊荣。平山梦明的作品彻底扬弃了人性善念,拥有着细腻精确的残虐描写和引人不适的感官刺激,只要有新作出版便注定会是业界骚动的话题。面对他的作品,日本的前卫文学研究家只剩下一句感受:“神!简直是神!”
 
精彩书摘   餐前酒
  献给山本胜之氏的爱与胡闹
  序 幕
  那天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用拳头揍脸。
  夜晚,杳无人迹的山里,我们挖着坑。
  我身边的迪蒂刚才已经掉了好几次铲子,每次都会被一身黑衣的男人们连头带背地揍。
  “磕(可)是,拿不住嘛!”迪蒂咬字不清地哭道。
  她左手的指甲被人用拧牛肉罐头盖的工具剥掉了。我眼看着她长而端正的指甲被插进金属槽里碾碎撕掉。工具每上紧一下,她都会用鞋跟重重蹬地。工具上紧到一半,指甲被生生扯掉时,从她死死咬住的牙齿间涌出了呕吐般的响动。事实上,拇指的指甲被扯掉时,她似乎呕了一下,所以才会哆哆嗦嗦,被血弄得滑不溜丢的手指拿不稳铲子,屡次掉到地上-然后,她就会被男人们揍。我偶尔也会被这暴力殃及。
  “这蠢女人。啊,这边也有个蠢货!”
  男人们说着又踹上了两脚。他们的脚在给倒在地上的迪蒂背上、腰上添上泥印后,也会飞到我的侧腹和屁股上。
  嘴里黏糊糊的不舒服。我们午后离开新大久保的办事处,接着便在横滨的仓库里遭到拷问,再然后就被带来这里。在仓库里吐了个够,又一杯水没喝,胃里肯定没东西了;然而,没漱过的嘴里,血、泥和其他东西混着,散发出奇怪的味道。
  “继续!继续挖!”
  黑衣男人中有个语调特别奇怪的人,像头一碰即炸的猪一样挥着棍子,对我们推来搡去。他是个个头不高的豆丁,即使在街上看到也不会有印象。简言之,就是个讨厌的男人。
  “呐,这困(肯)定是用来装我盟(们)的坑啊。”
  “闭嘴!安安静静地挖!”
  又有别的男人揍了迪蒂。她额头上淌下几道血痕,脸与初见时相比已完全变了样子,一开始会被揍得作响的脑袋也变得像是个烂南瓜了。
  “呜”-发出一声不知是喊痛还是叹息的呻吟之后,迪蒂捡起铲子,继续开挖……然而,她不知为何挖得比我少。在眼前不知能否活下去-更确切地说,是几乎被杀-的情况下为这种事愤愤不平,确实挺白痴的,但是我仍然满腹焦躁,觉得只有自己在努力。
  说起来,我和迪蒂并不是什么朋友,连熟人都算不上。直到上周,我都还不知道她和她男友牛仔的存在。
  “求司机。报酬三十万。有些风险。”
  我是上周四在手机地下网站上看到招聘启事的。距那时还不到一周,我却在这里挖着坑。
  出于不愿回想的理由,我离了婚,游手好闲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靠父母的路子总算在本地的办公用品批发商处找了份工作。但我丝毫不打算好好过日子,只想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说起来也很蠢,我在买便当的便利店里站着翻看女性杂志的特辑时,看到一处极漂亮的度假酒店的介绍,被电到了。我一心想着:“啊啊……能到外国去,在这种无上享受中死掉就好了。”在买下杂志躺在床上翻阅的过程中,这在我心里变成了确定无疑的愿望。不,这样说也不对,它变成了我应该得到的现实。原本只要像蚂蚁一样勤勤恳恳存够钱去那里即可,但一方面,我到手的十二万日元工资还要交给家里四万,不知要存上几万年才能存够;另一方面,由于包括前夫在内的各种原因,我无法向金融信用系统申请信用卡,也无法利用为工薪族开设的高利贷系统,信用为零。像中六合彩或者期待米粒儿大小的遗产而等着父母死掉也都不太现实。不正常地等下去的话,没准哪天我的脑子就会出问题,因为屁大点事就自杀了。一想到这些有的没的,我就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浏览起地下网站,偶尔看到迪蒂发布的信息并回了信。
  照对方给的号码打过去之后,接电话的是牛仔。这男人说话总像是在嚼口香糖。
  他的声音听不出年龄,一接电话开口就是:“嘿!”虽然听到这一句就知道他脑子有问题,但代他进行说明的迪蒂很冷静,这让我觉得也许真能拿到钱。
  “虽说只是开车,但也是有风险的。这一点你有心理准备了吧。都写在上面了。有些风险-看到了?”
  “看到了。这是说会有枪战?”
  电话另一端传来“啪”的一响。
  “真要是那样,既不会雇你这种没半点经验的新手,也不会对你讲明。我们要的就是能开车的司机。你只要按指示开车就行。顺利的话要不了一小时就能搞定。会开车吧?”
  “……不会是去抢银行什么的吧?”
  迪蒂听我这样说,像是没法正经谈下去一般,拍手大笑着把手机交给了牛仔。牛仔语速很快地说道:“只要接到他们两人后送到指定车站就可以了哦,樱桃小甜派。”末了,牛仔指定在新宿的某个十字路口碰头。
  “别迟到哦。只要迟到十分钟这活儿就不给你了。我们找别人,小甜派。”
  “真的是只要开车把你们送到就可以拿钱了,是吧。”
  “Yeah。”
  “当场就可以拿到吧。”
  “Yeah。”
  “那你们可以做坐出租车啊。而且,我很讨厌派。”
  停顿。
  “那就不能抽烟了嘛!Yeah。”
  牛仔大吼一声,笑着挂了电话。
  “这两人搞什么……”
  事情就是靠这种连约定都算不上的暧昧谈话发展下去的。回头想想,正因为是这种半开玩笑的交谈,我才会毫无戒备地去见面。如果这事是由电视剧里那种声音更具威慑力的男人来谈,我大概会倍加警惕而且感到害怕。我这人意外地胆小又滑头,虽然自暴自弃,但并不愚蠢。
  到了第二天,我比约定时间提前十分钟在十字路口等着。十字路口的电线杆被涂鸦、风俗店的贴纸以及威胁说如果不对神或别的什么悔改就会“你们,死后也会受苦”的宣传单盖得满满当当的。
  我虽然是在东京都内土生土长,但到新宿来的次数屈指可数。这里看起来没什么正经人,脏兮兮的,臭得像阴沟。那种整个街区酝酿出的剩饭般的气氛,我实在无法适应。所以同样的东西只要能在其他地方买到,我就会在其他地方买。百货公司地下商场的特辑里介绍到伊势丹 时,我也当成是其他国家的事情忽略掉。这是个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的地方。
  但是,我那天就站在那里,天真地跑来和全无正经的人做危险的生意,以为能拿到钱。
  到了约定的时间,两人仍未出现。一想到对方对时间要求甚严,结果却是这样,我也就释然了。老实说,多少也松了口气。又过了三十分钟。我看看钱包里还剩五百日元,打算回到车站在MAC(麦当劳)吃个汉堡什么的再回家。
  “大场小姐?是大场佳奈子小姐吧?”
  我刚离开电线杆,就听到有人从背后喊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头发齐眉剪平,穿着白色棉布裤子和咔叽色上衣、黑色夹克的女人在我身后。
  “让你久等了,真是抱歉。”
  她看我点头承认,就率先迈开了步子。我们沿着主干道走了一长段路,走过便利店和韩国菜馆后,在加油站还是教会什么的前面有一个投币式停车场。女人走近停在入口路面上的单厢面包车。车体整面画了个黑女人舔着冰激凌,身穿橙色衬衫和黑色短裤,衬衣在肚脐眼上打了个结。还有做成熔融字体效果的“COOOL!”和泡泡糖一般的对话框。背景是迷幻系的,女人旁边有只黑猫,十足婊子模样。车体上满是未加修理的擦伤和凹痕,锈迹像蛛网一样四处蔓延。正当我觉得像是在脱衣秀的终场看到了浓妆厚抹的大妈之时,滑动车门打开了。
  “请。”我身后的女人低声说道。
  我一边想着别是被绑架了就好,一边说着“多谢”,踩上了踏板。车里拉上了窗帘,有点暗。一个戴着牛仔帽和太阳镜的男人在里面的坐椅上前后摇晃着身体。
  “这是大场佳奈子小姐,牛仔。”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咧嘴露出了牙齿。
  “要吃吗?”
  穿着白色外套、白色衬衣外加白色牛仔裤的男人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递给我。他的皮肤晒得黝黑,刮过胡子的地方泛着青。
  “我还是回去吧。”
  我回过头,女人摇了摇头。
  “别再开玩笑了,牛仔。”
  男人的头剧烈抖动着,“哈哈”地笑了起来。
  “有人告诉我不能随便接受陌生人的东西。”
  “抱歉。总之你先进来,听我们讲完,然后帮帮我们。”
  “你也会一直在这里吧?”
  “看起来这样比较好。”
  见她点了点头,我便坐到了驾驶座后面的座位上。
  女人坐到入口旁的座位上,关上了车门。
  “我是迪蒂,他是牛仔。”
  “然后,你就是大场佳奈子。”男人说,“对吧?”
  “没错,是的。”
  牛仔一开口,我就闻到了浓烈的厕所清新剂的味道。毫无疑问,他用廉价香水漱了口。
  “要吃吗?”牛仔用棒棒糖指着我。
  “不要。这是开玩笑的,还是当真的?”
  “当真的。他这人虽然有点怪,但脑子很聪明。”
  ……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2-09-28 14:49:04     浏览次数:1962
上一篇:邂逅之森
下一篇:堪忍箱
最新评论列表
    评论姓名:   必填
    评论内容:必填
    验证码:必填
     
    
    我要咨询